提起直播间,最直接的感受莫过于主播们声嘶力竭“买买买”、“全网最低价”的呼喊声。

但现在一些新变化开始出现。在11月14日交个朋友的酒水专场直播中,除了有以往标配的带货主播外,屏幕中还出现了手语翻译老师给听障人群提供实时翻译。交个朋友也在微博称这是全网首个“无障碍直播间”,一些网友也因此称呼是“提升了行业标准”。

根据人民资讯数据,目前我国听障人士大约7200万左右,这个数字还在不断增加。听障人群在直播领域早就是不可忽视的群体,除了头部主播的直播间开始注意到这一人群,事实上已经有不少人在用自己的方式做直播,实现自我表达。

01

听障人群在直播间

尽管直播间对听障人士并不友好,但听障人群还是开辟出了一条属于自己的直播路。

与李佳琦、薇娅等叫卖式直播风格所不同,在带货的直播间里,听障主播通常用手语与用户互动,同时还会搭配手写板来写下商品价格。

例如11月16日,快手主播“小龙女”在直播间举办了泰国特产专场。直播时,小龙女身穿泰国服饰用手语向粉丝介绍面膜、卸妆液等多种商品,客单价聚焦在几十到数百元不等。在淘宝上,听障主播“紫薇无声”坚持每天6小时的直播时长,直播中往往要一边试衣服,一边打手语。

同时要靠双手来完成多件事似乎对主播提出了很高要求,但也已经有人经验丰富、游刃有余,甚至是可以专注于售卖高客单价商品。

达人“超人说车”自2019年起就开始在快手直播卖车,曾创造过两个月销售出30辆车的成绩。在直播间里,他会用手语分享卖车经历中的各种小故事,还会向聋哑驾驶员们普及买车知识,通过情景演绎来讲解聋哑人驾驶遇到车辆事故如何处理等问题。

除了卖货,也有不少听障人士在做秀场直播,凭借自身才艺或颜值走上了网红达人的路线。

例如抖音达人“安婷萱”就凭借颜值获得了超100万粉丝,其直播间受众也不会是只局限于听障人士。也正是因为受众的不同,安婷萱并没有使用手语,而是用来通过手写版与粉丝互动。同时为了丰富直播间氛围,她也会在直播间播放音乐,感谢粉丝的打赏。

因为是走颜值达人的路线,安婷萱日常发布的内容本质上和普通达人并无太大差异。11月以来她陆续更新了#我养不起你,你来养我、#是不是做你女朋友料子等情感向内容,以及抖音时下最火的舞蹈、变装视频等等。

颜值之外,也有人靠才艺出圈。达人“李噢听不见”平时会在抖音发布自己的绘画作品,也会记录自己的画画日常。而在直播间里,她和安婷萱一样也是在用手写板同粉丝互动,邀请粉丝进入粉丝团。此外,李噢还在其抖音小店中售卖不少绘画类相关工具,客单价在百元之内。

无一例外,颜值类、才艺类听障达人和普通达人吸粉、变现的方式都是相同的,直播和短视频内容也都相当精致。

当然,即便是没有颜值和才艺加持,听障人士一样可以分享自己的生活,传递积极向上的价值观。尽管视频内容不够精致,但是足够真实,这类达人也更侧重于呈现自己是如何努力的生活。

比如抖音达人“爱笑的娜娜”以生活中的小确幸为主题,记录着自己工作和生活的日常。达人“胜冬冬”在抖音的自我介绍里写到自己从小因为生病导致聋哑,但依旧努力学习厨艺、手工等手艺养活自己。在其抖音发布的内容中,也不乏有轻松搞笑的舞蹈等视频。

这类达人在传递积极向上的人生态度时吸引了不少粉丝,其变现路径也随之打通。爱笑的娜娜积累了34万粉丝,其短视频素材中也陆续出现了点淘、3M等品牌。

此外特别的是,直播间也为不少听障人士搭建起了一个社交场域。比如快手“小龙聋哑人”在直播时会和同为听障人士的粉丝连麦,很多粉丝ID也都是带有“听障”、“无声”等名称。这其实和安婷萱、李噢等面向普通人的主播有很大的不同之处。这些听障主播在积攒足够的粉丝群体后,也会开设自己的小店通过带货变现。

02

直播带来的价值

伴随着更多听障人士走进直播间,主流渠道也在做出转变,给听障人士带来更大的便利。

去年春节前,中国聋人协会借助北京甲骨今声科技有限公司所研发的“今声优盒”实时字幕机顶盒,为听障群体提供实时逐字字幕辅具。该产品可以将电视、网络视频的语音实时转化成字幕,与视频“同屏”呈现,让听障人士能够通过实时字幕了解直播内容。

今年10月英雄联盟全球总决赛中,B站在S11开赛期间也正式推出了无障碍直播间,由手语老师辅助听障人士更好地了解电竞赛事战况。这也是电竞赛事中首个无障碍观赛直播间。

除了娱乐和社交属性,直播间的功能也在不断强化。比如手语律师谭婷和唐帅等手语律师是在快手平台组成内容矩阵,通过运营短视频账号为听障人士普法。

唐帅曾告诉媒体,“我们尽可能每天花40分钟到一个小时做直播。聋哑人点进直播间使用视频PK功能就能向我们提问,我们也可以当面给出解答,只有这种方法是有效的。”同时他也特别提到,大部分听障人士法律意识薄弱,容易上当受骗。走上达人的路子,已经是这些手语律师帮助听障人士的重要途径。

事实上除了有听障人士自己来到直播间,不少机构也在背后发挥着自己的力量。

2019年时杭州诺壹文化就推出了听障直播秀项目,以发掘、培养听障主播;网红电商培训基地华商学院也举办过多期残疾人直播带货培训班,培训内容包括直播引流、短视频拍摄剪辑实操、直播间涨粉技巧等等。很多机构也开始组建听障主播团队,帮助听障人士做直播带货,实现互惠互利。

MCN的力量只是一部分,社会公益性机构也在试图为听障人群打造便捷通道。

今年4月,北京联合大学特教学院的两位听障大学生担任主播,打造了北京全市首个属于聋人的无障碍购物直播间。整场直播总浏览次数达2002次,成交金额总计2557元,成交转化率达40.91%。

学校以外,社区也在发动自身能量。北京东城区残联联合第三方公司所创立的萤火虫直播带货平台就是一个专门培训残疾人网络主播的项目。听障人群通过专业直播培训,就可以学习如何在镜头前宣传自己、展示自己,进而使直播成为其获得创收的途径之一。

当然,有利益的地方也会滋生阴暗面,即使面对听障人群也不例外。

信息时报曾表示,听障人士珍珍在2020年时与杭州丽都传媒公司签约,每个月必须完成120个小时的直播任务。从2020年4月开始,丽都传媒公司就开始拖欠工资,但根据合约珍珍却不能跳槽到其他公司,最后珍珍只能找当地劳动部门解决问题。

也有人冒充听障人士,将他人的同情心当作生财密码。此前就有人爆出一位聋哑主播在直播时因有粉丝刷礼物而一时激动开口说话,这才被网友拆穿。

另外,听障达人也要面对一些偏激和不友好的评论。安婷萱、李噢等达人就都提到过自己被网友人身攻击的情况,他们也不得不专门发布内容作出解释。

中国聋人协会主席杨洋曾表示,当一个人失去了全部或部分的听觉能力导致与他人的沟通受限,必将影响获取资讯、表达情感和需求等能力。长此以往,听障者就会逐渐被边缘化,甚至将内心封闭起来。

而直播既能够为听障人群提供社交场域,又能够帮助其获得收入,无论从商业利益出发还是从人文关怀角度来看,平台及机构都应为这一群体打造更多便利服务。就目前来看,平台及机构能做的还有很多。

注:文/郭瑞灵,文章来源:深响(公众号ID:deep-echo),本文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亿邦动力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