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月23日消息,天眼查信息显示,近日,北京寺库商贸有限公司新增股权冻结信息,股权被执行的企业为上海寺库电子商务有限公司,被冻结股权数额1.2亿人民币,执行法院为宁波市北仑区人民法院。

11月以来,北京寺库商贸有限公司已有三条股权冻结信息,另外两条被执行的企业分别为西安西金同盛文化产业投资基金合伙企业(有限合伙)和西安寺库文创文化产业发展有限公司,被累计冻结4000万人民币的股权数额。

寺库日前发布的2020年财报显示,2020年公司营收为60.20亿元,毛利润为8.81亿元。归属于公司普通股股东的净亏损为7186.4万元,而上年同期盈利则达到1.54亿元,每股基本亏损及摊薄后每股亏损均为2.36元。

2020年前三季度,寺库营收分别为10.1亿元、13.1亿元和13.7亿元,净利润分别为-4221万元、625.6万元和2175万元。营收和净利润数据相较于2019年同期,均处于下滑态势。

把时间拉长来看,2019年第一季度至2020年第三季度,寺库单季的营收同比增速一直在放缓并下滑;从2019年四季度至今,寺库净利润已经五连降,最大降幅近400%。

对于业绩下滑,寺库把原因归咎于新冠肺炎疫情对供应链造成影响以及高端用户可支配收入下降。不过,贝恩发布报告显示,2020年全球奢侈品市场萎缩23%,但中国境内奢侈品消费将逆势上扬48%。报告预计,2025年中国有望成为全球最大的奢侈品市场,国内的奢侈品发展空间依然很大。

值得一提的是,此前自2020年发布三季报之后,寺库一直未更新财报,因此在今年5月,其因拖延发布财报被纳斯达克警告。

姗姗来迟的2020年财报并未有任何惊喜。截至11月16日收盘,寺库的股价为0.93美元/股,相较于上市首日的10美元,已经严重缩水。如今,寺库的市值仅剩下6601万美元,与顶峰时期相比缩水超90%。

而根据纳斯达克上市规则,寺库如果连续120天股价跌破1美元,将会被退市。今年1月11日,寺库宣布拟退市。在退市交易完成之后,寺库将会成为一家私有公司,并将从纳斯达克证券市场退市。如今来看,寺库退市只差“临门一脚”。

从整体来看,业内人士表示,货源问题、衍生假货泛滥的担忧、购物体验缺失、价格方面的制约等都是压在奢侈品电商头上的大山,“尤其是来历不明的货源,可是说是所有奢侈品电商网站的硬伤。”

除了上述阻碍用户对平台产生信任的传统内部因素,奢侈品电商们还要面临流量大佬的进攻。垂直电商平台面对天猫、京东等综合平台存在劣势。在商品价格、商品真伪等方面,也难以比综合平台更具吸引力,无法留住用户。

此外,奢侈品电商消费复购率整体较低,奢侈品电商用户的增长空间也难以与综合性电商平台相匹敌。而多数顶级奢侈品品牌通过自建电商或者与头部第三方平台进行合作,小众的奢侈品电商平台并非是首选。

为此,寺库也开启了多元化经营之路。2018年6月,寺库集团旗下社交电商平台库店上线,随后开启了线下门店布局。彼时,库店CEO郑剑豪曾表示,“三四线消费群体拥有轻奢的消费能力和需求,但缺乏品牌的教育和认知。”

不过,社交电商一直无法摆脱“微商”、“传销”等相对负面的标签,这本身与寺库的高端品牌形象甚至库店想要占领的中高端市场不甚相符。仅从定位和品牌调性而言,将希望寄于库店的寺库似乎仍是在走一步险棋。

除了库店外,寺库又把触手伸到了金融、直播等领域。如为高端消费者打造的跨境金融消费服务的寺库金融、通过一系列智能化手段为用户提供服务的寺库智能等,但这些业务在总营收中的贡献极低,收效甚微。

随着电商直播带货大火,寺库创始人李日学也将直播视为寺库的救命稻草,在寺库财报中,李日学曾表示,将继续专注于深化与流量最大的短视频平台的合作,同时推动寺库的流媒体内容创作,提高流媒体购物体验和质量,进一步优化核心运营优势。

去年底,寺库在北京三里屯建立起了奢侈品直播基地,占地面积约7000平方米,可容纳300名以上主播同时在线开播,主打“走播+独立直播间”等多种形式进行直播。

不过,从应用场景上来说,奢侈品直播带货假货频出,一直都面临信任问题。此外,奢侈品客单价较高,直播带货多以低客单价为主,难以实现批量化经营。寺库直播业务发展如何,仍尚未可知。

值得一提的是,除了业绩一直下滑,寺库还被曝出拖欠员工工资、拖欠供应商资金等问题。目前,在黑猫投诉平台上,关于寺库的投诉超过5200条。

进入退市倒计时的寺库,所面临的问题丝毫也没有减少。

注:文/文一,文章来源:联商网,本文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亿邦动力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