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元宇宙正设想与未来“对赌”之际,虚拟人率先点亮了公众视野。

今年开始,柳夜熙、MERROR、翎等虚拟人陆续诞生,他们从传统的虚拟偶像市场、功能性顾问领域来到了美妆、国风、人类观察等赛道。截至发稿前,“一个会捉妖的虚拟美妆达人”柳夜熙的抖音账号,共更新过两条视频,关注数已经超过533万,成为视频博主们争相模仿的对象。

据艾媒咨询发布的《2021中国虚拟偶像行业发展及网民调查研究报告》:2020年中国虚拟偶像核心产业规模为34.6亿元,同比增长70.3%,预计2021年将达到62.2亿元;2020年虚拟偶像带动周边市场规模645.6亿元,预计2021年为1074.9亿元。

这样的爆发并非一蹴而就,早在前两年,以明星形象IP为主的虚拟人便诞生。如今,市场对于这一领域的强大驱动,让明星IP的“保险”切入口不再是第一选项。

在逐渐被优化迭代的科技技术下,从业者对公众喜好的了解与对视频媒体平台的恰当运用之下,虚拟人作为一种最易被理解与接受的跨次元形式,不断撬动实体经济与虚拟经济的联合发展,撕开更多新通道的入口。

从形象IP向“原生”过渡,

虚拟人正从屏幕走向现实?

公众对于虚拟偶像的认知来自初音未来、洛天依、银发少女AYAYI等虚拟歌姬,再到A-SOUL、RICH BOOM等虚拟偶像团体,虚拟偶像从个人到团体,经历多次技术革新,与市场经济相互渗透,绽放出了多种形态。

如今,虚拟人正在从形象IP向独立原创过渡,它们大致分为三大类别。第一类是明星、游戏等经典IP的虚拟形象。比如早期的次世文化集中发力与明星虚拟形象定制,包括迪丽热巴的虚拟形象“迪丽冷巴”,黄子韬虚拟形象“韬斯曼”,还有欧阳娜娜的虚拟乐队“NAND”等等。

两年前,次世文化与52TOYS推出了以黄子韬形象为参照的定制产品“韬斯曼限定招财宇航员”,该品一出便迅速售罄。并且,该形象IP不仅拥有自己的原创漫画和限定手办,还在明星演唱会与“本尊”同框演出,并且收获了不错的粉丝反响。

以明星作为虚拟形象切口,注定是一场彻头彻尾的“热启动”。明星自带的流量与粉丝会成比例的引流至虚拟形象IP领域。尽管这样的虚拟IP同样需要大量技术创意与专业运营动作,但在虚拟人领域,却是会显得进取心没那么强烈,毕竟这样诞生之下的虚拟形象IP,更像是明星IP的附属品存在。

第二类则是品牌定制虚拟IP。比如餐饮品牌麦当劳的虚拟形象“开心姐姐”;护肤品牌欧莱雅中国的虚拟偶像“欧爷”、“莱姐“;护肤品牌薇诺娜的虚拟形象薇薇、诺哥和青刺果;美妆品牌花西子的国风虚拟形象“花西子”等等。

这类品牌的特点是,依托于品牌调性诞生,于品牌绑定,对于受众群体具有一定的粘附力。以首个由国货彩妆品牌打造的超写实虚拟形象“花西子”为例,不仅向全球展示了中国妆容和东方美的超写实虚拟形象,也为后来的美妆品牌奠定了虚拟形象的营销基础。

第三类也是当今大热的虚拟人市场“宠儿”,国内的原创虚拟人IP。如美妆博主柳夜熙、超写实国风虚拟KOL翎、华纳签约的虚拟音乐艺术家哈酱、小红书虚拟博主AYAYI等等。

这类虚拟形象可以称之为“虚拟人”,同样被市场视为元宇宙初期培育市场的先驱赛道。也是这类虚拟人的诞生,让公众真正体验到了跨次元的观感。这类IP不依附于任一固有IP、世界观与故事,是完完全全,应市场之运而生的原创形象。

在今年万圣节于出道的柳夜熙,成为元宇宙+美妆赛道的虚拟偶像第一人。在那条视效冲击强烈、现实世界与虚拟场景交接互动的著名“出道”视频发出后,柳夜熙抖音账号在24小时内涨粉超过130万,获赞超过200万。

高质量、冲击力的视觉设计和赛博风,让柳夜熙的迅速走红顺理成章。截至发稿前,“一个会捉妖的虚拟美妆达人”柳夜熙的抖音账号,共更新过两条视频,关注数已经超过533万,成为视频博主们争相模仿的对象。

同样超写实的原创虚拟人IP还有次世文化旗下的国风少女翎。在两年前还深耕于明星形象IP领域时,次世文化的创始人陈燕曾向娱乐独角兽提到,次世文化的路径和逻辑与彼时市场做虚拟形象的公司不同,次世文化的核心竞争力是“内容”。无论是对虚拟形象的运营,还是在跨次元影视作品中,跨次元维度之下的杂糅和强烈的视觉风格,都是次世文化的核心竞争力。

如今,原生的、独立的、从屏幕来到现实世界的虚拟人的时代正在悄然拉开帷幕。

“烧钱”的虚拟科技,

“炙手”的虚拟人经济?

柳夜熙背后的影视特效公司名为创壹视频,是一家成立三年的影视特效公司,旗下运营乳“慧慧周”“非非宇Fay”“宇航员小五”等帐号,走剧情+视觉特效的路线。

而翎背后的孵化公司次世文化成立于2016年,从跨次元内容制作转型成为虚拟人生态公司,如今专注虚拟娱乐形象和数字人产品这一赛道。今年7月,次世刚刚完成了500万美金的A轮融资。

在两年前孵化明星虚拟形象IP时,创始人陈燕便向娱乐独角兽透露,“直接用明星形象做衍生产品,这事儿难度系数太高,不管是跟经纪公司、还是产品公司,都会觉得在这个中间缺少一个环节,这个环节我觉得恰恰就是内容。”

如今,次世文化已经同大部分原创虚拟人IP一样,实现了内容的绝对原创与独立。在接受媒体采访时,陈燕表示,次世文化在打造虚拟人的时候,会提前设定这个人的性格、喜好、特点等等,基于这些鲜明的标签来打造虚拟人的人格,然后再把虚拟人推到细分领域和细分受众群体。

而在设计翎的形象时,团队拆解了多位女明星的脸,同时参考了旦角中常用的丹凤眼,让人感受到翎身上浓浓的东方质感。”而之所以创造这个形象,是因为国内真人领域缺少16岁-30岁、有中国文化传承属性的偶像,团队根据这一空白赛道的需求创造出了翎。

还有翎很快成为资本市场的宠儿。据统计,翎目前已经与百雀羚、特斯拉、天猫奢品、100年润发等几十个品牌展开合作。

孵化虚拟人本就是一门“烧钱”的工作。依托于手游《王者荣耀》诞生的虚拟男团——无限王者团的经纪团队曾向娱乐独角兽透露,品牌方将五位偶像作为真人来打造,包括舞蹈动作的特写、嘴角微笑的开合角度,眉眼间的传递出来的神情,都得拿捏得当。

对于这一依托于游戏IP打造的虚拟偶像男团而言,运营他们已经实属不易。

无限王者团走音乐偶像路线,自然要走虚拟演唱会的路线。而虚拟演唱会的操作逻辑是,舞台前期通过动作捕捉完成舞蹈动作和音乐形成影像,现场舞台通过跟踪设备和引擎来驱动这些影像。

导演曾向娱乐独角兽介绍,观众们可以想象成摄像机上架设了跟踪设备,帮助虚拟偶像定位在真实舞台上,摄像机所有的运动通过跟踪系统把5个虚拟偶像的位置和现实舞台精准匹配,同时在后台通过引擎的运算,与跟踪设备联动,包括驱动五个虚拟偶像模型的ue4引擎,以及实时合成的ZD引擎。

这是当下虚拟偶像舞台的顶级配置,却不是做虚拟男团最大的挑战。导演向娱乐独角兽分享了一组数据:在服装解算完之后,所有的数据呈几何增长,整套数据在渲染前已经达到10多个T、后台运算用了50多台大容量电脑进行实时运算、在渲染过程为了保证无论是面部、服装细节、还是灯光材质的最优品质,更是用了500多台计算机逐帧渲染,平均渲染时间达到了3.5小时/帧。巨大的工程量只为最终呈现的优质舞台铺垫了基石。

可以见得,虚拟偶像的虚拟演出需要相当强大的资金、技术与心力支撑,更何况虚拟人。柳夜熙团队曾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其在推出柳夜熙之前的半年多以来研发成本、人员成本、技术成本等投入“远超百万”。

而陈燕也曾透露,超写实虚拟人的视频每秒的成本通常在8000元至1.5万元区间,一张图片则要几千元。目前做虚拟人的公司里,有90%以上的公司盈利都很困难。

虚拟人的“烧钱”道路无可回避,至少在当下是如此,按帧渲染、按秒消耗的成本,让当下大部分虚拟人项目都在“烧并快乐着”。

而伴随着元宇宙概念爆火,虚拟人成为最容易被接受与理解的“先驱者”一马当先,同时,一方面是疫情对明星艺人的活动提出了限制。另一方面是今年以来偶像的频频塌房事件,给了虚拟偶像更多诞生的理由。

2020年,当虚拟明星形象如火如荼之际,多名从业者曾像娱乐独角兽提到,这个行业最吸引人的地方是创意。如今,更多如次世文化、创壹视频等行业先驱的身先士卒,也让虚拟人这一未知的“未来”充满期待。

注:文/赤木瓶子,文章来源:娱乐独角兽,本文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亿邦动力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