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泛家装行业运营的角度来看,家装运营包括对家装设计要素、材料要素和施工要素的有效组织。当前行业的变革,从互联网家装的兴起到整装发展,基本上都还在家装设计要素与材料要素的组织上下功夫,家装施工要素组织基本上依然延续了传统家装运营工长承包制的施工交付组织形式。

而家装运营普遍欠家装消费者一个“完工大吉”,说明施工交付组织需要创新,急需创新。

这个创新的核心,在于改变传统家装运营工长承包制的施工交付组织形式。

问题是:朝着哪个方向来创新呢?

很多家装公司都强调对施工人员的培训,包括企业文化的培训,试图以此来提升施工交付品质。不能否定这样做的价值。但问题是:这样做是少数家装公司自觉的行动,它改变不了整个泛家装行业施工交付品质不合格的普遍现象。

另外大家也在探索“产业工人”。“产业工人”是一种有效的解决方案吗?

我们应该看到,这些努力似乎并没有能够普遍实现“完工大吉”。

施工交付创新应该怎么做呢?

4.1家装运营为什么离不开工长承包制?

这个问题可能从来就没有人提出过:我们的家装施工交付为什么离不开工长承包制?

我们往往着眼于家装施工人员的培训和培养,却很少用“施工交付组织形式”的概念来思考和分析传统家装施工交付品质低下的根本原因。事实是,要普遍提升整个泛家装行业的施工交付品质,我们需要从家装要素组织形式的变革着眼,至少是需要改变家装施工交付组织形式。

也就是说,施工交付组织创新,废除“工长承包制”的组织形式是关键。

目前人们提倡的“产业工人”,一是概念不清,几乎每个人都有自己的解释;二是没有涉及施工交付组织创新的核心问题:施工人员“产业化”(怎么定义?)了,工长承包制是否就不需要了呢?

可是,在很多家装公司老板的思想中,工长承包制的思想根深蒂固,基本上就是运营机制中一个不可撼动的部分。因为家装运营中的每个过程都存在着不确定性,所以在施工交付中需要工长来现场处理,解决因为前期工作不精准而引发的各种各样的问题。

传统家装公司离不开工长承包制,是因为传统家装运营机制离不开工长施工现场“和稀泥”的功能。甚至,为了工长承包制的存在,很多家装公司只能容忍施工交付过程中的以次充好和各种增项。

问题是:工长承包制能够被破除吗?

4.2施工交付能够与家装材料相对独立运营吗?

在思考整个泛家装行业的家装要素有效组织时,我们需要摆脱传统家装要素的组织形式,从“更好的用户体验和更高的运营效率”目标着手,来重新构建家装要素组织最有效的形式。

关键问题来了:施工交付一定是要现在的家装公司自己来做吗?

传统家装公司基本上只做半包和清包,其实就是做施工交付的。可是整装的兴起,使得家装公司除了施工交付外,还在做家装材料的多品类集成经营。

这也成为家装公司现阶段进行市场竞争的绝对优势。很多非家装企业试图涉足家装业务,基本上都败在了施工交付上。

可是,如果家装施工交付能够与家装材料的多品类集成经营相对剥离,那泛家装行业的竞争格局将发生根本性的改变。

那么,家装施工交付组织能够独立于其他家装要素的组织而存在吗?

答案是:能!

我们可以把家装过程看作是两个相对独立的家装材料多品类集成过程:一是通过设计要素来决定家装材料的多品类集成方案;二是通过施工要素在装修空间中来实现第一个过程中确定的家装要素多品类集成方案。

如果你是一家家装公司,计划进行全国性的市场开拓,你希望有这样一个第三方的施工交付管理平台的存在吗?至少其施工交付水平要高于一般工长承包制的施工交付水平,而且其成本也不高于(甚至可以略高于)当地工长承包制的费用。

事实上,家装材料多品类集成经营急切需要这样独立的施工交付管理平台的出现。否则,整个泛家装行业变革就严重受制约。

所以,家装施工交付是可以独立于家装材料多品类集成经营存在的(其实传统家装运营机制下,两者也是基本上相互独立的。)。只是需要创新的施工交付组织形式,以及能够不断推动施工交付组织创新的家装材料组织形式变革。

4.3施工交付的有效组织形式应该是怎样的?

先讲一个外国电影的故事。片名是《优步危机》。讲的是一个优步(滴滴)司机,为了让客户给自己一个好评,拼着身家性命帮助客户(警察)灭了一个黑帮。

试想:如果家装施工交付人员需要客户的好评才能拿到工资,才能继续在施工交付平台上接单,他怎么会做不好施工交付呢?

可是,为什么我们不这么做呢?

我常问:家装施工交付难吗?应该不难。任何人经过一定的培训,都能把施工交付做好。

可是,为什么这么多年了,我们的家装施工交付怎么就是做不好呢?

表面原因有两个:一是不合格上岗;二是工作不认真。而本质原因只有一个:施工交付组织形式有问题。

或许有人会问:“滴滴装修”是不错,可是家装运营太不标准化了,很难做得到。答案是:那我们就努力把家装做成标准化嘛。

是“完工大吉”重要,还是满足个性化需求重要?(这个选择当然是针对当前对整装标准化认识的。)事实上,当具有个性的标准化整装运营越来越普及时,所谓个性化的思维就会被人逐渐淡忘了。

或许还有人问:难道能够完全去工长制吗?施工工地的协调谁来做?答案是:可以有“项目管家”这一工种,依然是“滴滴装修”上的员工,负责施工质量监理和工地协调。

“滴滴装修”将通过智能化学习,将更多“例外”的场景转变为标准化的业务流程。更多有关“滴滴装修”的分析,请参考我撰写的《整装经营战略》一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