剧本杀这一年,从市场宠儿,到被质疑泡沫,再到地方监管下场加强审核,可谓一直占据着大众的视野。

先是它的火热。根据艾媒数据显示,2020年中国剧本杀市场规模已达117.4亿元,预计到2022年中国剧本杀行业市场规模将增至238.9亿元。同时,包括狼人杀、剧本杀在内的聚会游戏以54.2%的比例位于2021受访网民偏好桌游类型的第二位,仅次于几乎拥有“全民基础”的抽象游戏(包括麻将、扑克、棋类游戏等)。

再是它的波动不断。当“4月剧本杀门店倒闭数量翻倍“等话题冲上微博热搜时,热度与高速增长之下,关于剧本杀的退潮声也开始出现。

随后,几乎每个月都能看到不少关于剧本杀店铺大量倒闭的新闻报道出现。疫情反复之下,线下娱乐场所经营也受到挑战,这或许是一些线下剧本杀门店关停的原因之一。

而到了近期,伴随着“上海率先将密室剧本杀纳入备案管理”等相关约束不断加强,“行业将迎来史上最强监管”的论调已成定局。

“线下店容易出现扎堆的情况,这些扎堆的门店就会面临更激烈的竞争或将单个地区变为红海,如此竞争之下,一些门店就会面临关店、倒闭。”推理大师创始人王梦池分析道:“门店数量在飞速上升,在这个过程中,肯定会有一些经过市场自然筛选而淘汰,这是正常现象。”

推理大师是时下热门的线上剧本杀平台,伴随着剧本杀整个行业的火热,线上剧本杀平台陆续获得资本的青睐,推理大师也不例外。

玩家的裂变、更多综艺等内容形态的关注、玩法的多样和迭代、资本的入局等等,虽然行业发展仍有所波折,但剧本杀仍呈现出不小的生命力。当线下越来越多精良剧本出现、体验越来越多样、“剧本杀+”形式和内容被纷纷推出时,线上剧本杀也凭借着时空限制小、玩法便捷、入门相对容易等特点,吸引着和满足着不同玩家的需求。

“玩线上本肯定会受到一定的环境限制。但是如果没时间去线下店,或者认为线下本的消费过高等,那用户就可以通过线上来玩。线上玩起来之后,如果他们想要拥有更好的体验,也可以再去线下。”王梦池表示:“在用户体验上,我们觉得首先要解决的是让用户玩起来。”

2017年,《推理大师》就已经开始通过公众号形式,推出线上分发剧本、线下组局的“线上”模式;2018年《我是谜》小程序上线,而后《我是谜》《百变大侦探》等线上剧本杀APP也层出不穷......然而,在公众的眼中,线上剧本杀除了疫情宅家期间迎来了玩家井喷式增长之外,更多时候大抵是在相关综艺中留有姓名或在玩家中口口相传。

相比起线下剧本杀的火热与高关注度,线上剧本杀似乎总显得有些默默无闻。

关于线上剧本杀平台运营及背后的逻辑,其面临的困境和未来发展趋势以及剧本杀玩家如何看待线上平台和体验等问题,壹娱观察(ID:yiyuguancha)与推理大师创始人王梦池以及几位线上剧本杀玩家聊了聊,试图解答一二。

1、

线上剧本杀的尽头是去线下或社交?

《推理大师》是没有APP的,它是一款以小程序为载体的线上剧本杀产品。

以APP形式出现,或以小程序为载体,是目前线上剧本杀常见的形式。前者有诸如《我是谜》《百变大侦探》等这样安装次数破千万、经由综艺等不断发酵而引起关注的产品,产品体验感更好、可以实现更多的功能、用户留存也更高;后者则有用户数1300万+的《推理大师》等,进入的门槛和成本更低。

以小程序为载体几乎是《推理大师》成立时就确定的方向。王梦池告诉壹娱观察(ID:yiyuguancha),经过几年的发展,用户对于小程序的习惯程度也在逐渐增加,而且它本身也具备场景性。同时,对于用户来说,相比起下载APP,小程序的经济成本更低。比如,当聚会时,一群人打开小程序的成本要低于下载一个APP。另外,《推理大师》不涉及语音、陌生人匹配等功能,小程序足以满足当下的需求,体验感也并不比APP差。

不提供纯陌生人匹配的社交方式,针对已经成型的熟人关系链来做分发,是《推理大师》产品的核心逻辑。在此之下,小程序更偏向于一个分发平台,玩家在这里获得剧本,面对面的即刻开玩,有距离的微信语音、腾讯会议等线上交流途径也可以随意选择。

“剧本杀基本上是一个更依赖熟人关系的的场景。除非是特别资深的玩家,一般用户是不太会自己一个人去玩的,基本上都是跟朋友一起。”王梦池解释道:“所以在这个基础上,我们希望我们积累的用户都是有一定的熟人关系,这样玩家走到线下的概率也就更大。”

有玩家对壹娱观察表示,虽然线上剧本杀的体验和玩法与线下相比还是有一定的差距,但因为线上对空间和时间没有那么多的限制,同时可以选择的剧本有很多,对于人数的要求也不那么高,对于她这种只想跟熟人组队的玩家来说,是合适的、更自由的选择。

不过,并不是所有的线上剧本杀产品都瞄准熟人关系。不少线上剧本杀平台还是具备陌生人组队的功能,买本、创建房间、玩家可以进入一些开放的房间,以语音进行游戏。

但不论熟人链还是陌生人组队,社交都成为线上剧本杀绕不开的功能,甚至在不少APP的简介和关键词中,都不乏“社交”两个字,这也是吸引不少人进入剧本杀的原因之一。

一位线上剧本杀氪金玩家告诉壹娱观察(ID:yiyuguancha),他曾经有一段时间几乎每天都会玩线上剧本杀到凌晨,但后来就不怎么玩了,因为“剧本的玩法和质量大部分水平相似,会容易产生疲倦感;而且剧本杀的特质就是社交,但网络在一定程度上消解了这一属性。”

这似乎也让线上剧本杀平台需要在提供剧本杀游戏服务之外,探索更多支撑产品、公司走下去的方法,比如说如何引导去线下或社交。

如《推理大师》本身就是线上分发、用户线下玩的模式,在将用户吸引进剧本杀之后,通过提供质量高的本子,来留存玩家,进而找到转换成线下用户的机会。同时,它也陆续开起线下直营店,并有一些解谜书等更多样态形式的游戏内容出现。

诸如《百变大侦探》等也在陆续开放线下功能,主要是以线下店入驻的形式,玩家可以在APP内找到想玩的线下本,APP会根据玩家的位置找到附近或城市中有该本的线下店家,并标明时间、场次、价格等信息,玩家可进行进行购买、预约。

另外,诸如《百变大侦探》《我是谜》等APP也开启了pia戏、唱歌、陪伴、聊天等功能性更强的区域,以满足用户的社交需求。

这或许与线上剧本杀平台盈利渠道少有关。从目前线上平台情况来看,剧本付费、会员收入以及游戏道具等部分是主要的营收途径。

但相比线下,线上剧本拥有很多的免费本,即使付费,单价也更低,且不少平台中用来购买剧本等付费内容的货币还可以通过签到等方式获得。

同时,线上剧本杀平台成本还要包含与作者的分成。免费本有稿费、评分高的有奖励,成为签约作者还会有平台给到的其他支持和资源等,类似的规则在不少线上平台中都可以看见。

“我们更信任签约作者的合作方式。有了签约合作之后,我们可以更好的输出资源和机会给到他们。但如果作者特别不想签约,我们也可以做单本的购买,与作者分版权费。”王梦池表示:“免费本是对新手比较友好的,是我们完全原创、没有跟外部作者合作的,因为作者都需要更高的收益,如果我们把作者本子上线之后免费的话,他们的收益就会降低很多,因为涉及不到后面分成的收益了。有一些进阶玩法或者说进阶玩法做得好的本,我们会设置成收费本。其实我们的收费高低对我们的收益没有特别大影响的,因为我们收费高的本子分给作者的分成比例也会高,所以多出来的部分就是作者多赚的部分。”

在此之下,线下或其它一些相关内容、形态的开发就变得更为重要。

线上剧本杀平台的尽头或许逃不开线上与线下齐发力或“剧本杀+社交”玩法。

2、

市场温度仍会上升,

但线上模式总缺一环

2018年《明星大侦探第四季》上线,《我是谜》以“官方指定社交推理app”的赞助身份出现在节目中,线上剧本杀平台借由综艺,占据更多人视线。

在综艺节目的风靡与疫情宅家对于娱乐的需求之下,线上剧本杀等游戏、娱乐形式开始被越来越多人注意,越来越多人参与其中。天风证券研报显示,2020年春节期间,线上剧本杀APP《我是谜》在1月30日登上了社交类APP免费榜的第三名。报道显示,2020年的春节假期,《我是谜》的总用户增长了20%-30%。相关数据显示,截至目前《推理大师》线上用户1300万+,日活10万,单日最高日活可达50万。

而另一方面,用户的增长和粘性也并未因为线下娱乐的恢复而有所减损,且伴随着线下剧本杀的兴起也逐渐迎来新的流量池。

“我们的用户是裂变的,也就是说越来越多的用户关注了我们的公众号之后,他就会成为新的种子用户,去吸引其他的朋友来玩,所以我们用户基数一旦存在,增长就不会放缓。”王梦池表示。

伴随着线下剧本杀热潮的不断加码,线上剧本杀也迎来持续性发展。线上剧本杀APP被不断推出,《剧本杀》《谁是凶手》《剧本君》等专门的剧本杀APP陆续走上市场,并持续更新版本,不少都有过百万次下载安装。

剧本杀风口也吸引了资本的入局。根据企查查显示,2018年《戏精大侦探》获得了经纬中国的天使轮融资;《我是谜》在2018年获得了金沙江创投的天使轮融资和MFund魔量资本数千万元的Pre-A轮融资,2019年拿下A轮融资,2020年8月也获得昆仑万维投资;在2018年获得天使轮融资之后,2020年《百变大侦探》同样拿到了武汉微派网络的战略融资;今年7月,《推理大师》也获得了来自梅花创投千万美元的Pre-A轮融资……

线上剧本杀的蓝海仍在,并且市场将不断被扩充。

好的情况是,疫情宅家让创作端开始用心雕琢作品,疫情之后,线上线下剧本的质量增长明显,好作品的增多让店家拥有更多的选择去挑选剧本而不再一味地听从营销去选择,这也就倒逼创作者对于作品质量的把控,而促进剧本杀内容不断地向好的方向迭代。

同时,线上平台和背后的公司也在积极探索发展道路。如上文提到的“剧本杀+社交”形式,也有如《推理大师》这样的,从创作端培养作者,到发行、线上服务,再到线下直营店、加盟店的运营,以及其他多形态内容的尝试等,逐步形成完善的内容、商业链条。

但在王梦池看来,线上剧本杀仍处在发展初期。“因为没有哪一家摸索出了一个真正适应纯线上的模式,目前基本上都是把游戏放到线上去。但是如果解决不了时长和用户跳出的问题,线上模式永远是缺了一环。”王梦池分析道。

“对于线上剧本杀来说,如果把剧情当作核心,我们觉得更重要的可能是研究如何在一个多元社交环境下,还可以让用户自由地跳出和再读档录入,寻找一个可以存档读档的游戏机制,这样才比较合理。”

不论是线上还是线下,当下剧本杀行业仍处在高速发展的初期,而市场也在对剧本杀的发展释放良好讯号,比如明年视频网站的综艺内容,以剧本杀为内核的推理仍是重点赛道。根据此前优爱腾芒发布的2022综艺片单显示,综艺版《推理大师》出现在了优酷的片单,它们还将恋综与剧本杀结合,计划推出《一起探恋爱》;爱奇艺的《萌探探探案》《奇异剧本鲨》将会回归;腾讯视频准备了《推理计划·11号公寓》《半路惊喜》;而手握《明星大侦探》这一王牌IP的芒果TV,除了继续“明侦”IP,一档名为《推理开始了》的节目也出现在片单中。

无可厚非,线上流量仍会给剧本杀持续输送热度。

另外,伴随着管理规范已经开始,关店潮从某种程度预示着竞争的加剧和优胜劣汰的开始。

在王梦池看来,疫情对于线上剧本杀的影响并不大,对于线下业务来说,他们要做的可能是放弃一些激进的打法,而对于公司来说,根据时事做一些战略上的部署,灵活变动才不会让自己陷入两难的境地。

这片被资本看上的蓝海,在保证线上内容质量和剧本杀核心之下,未来线下的开发与联动、“剧本杀+社交”的更多玩法等方面也会让线上剧本杀平台们拥有更多的想象空间。

注:文/王心怡,文章来源:壹娱观察,本文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亿邦动力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