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工作日的午后,多抓鱼二手书北京大望路电影产业园店内人流络绎不绝。不少读者手揣装满图书的购物袋,赶着在“闭店大促”的最后几天里,再淘上几本心仪的书。

就在刚过去的11月14日,这家店正式关闭。

据《北京日报》报道,从10月30日闭店大促开始,截至11月10日,这家二手书店接待了8000多名读者,卖出1.6万册图书。

这一场景,让许多书店从业者颇为恍惚。此前传统书店的倒闭潮还历历在目——2020年台湾诚品生活连关旗下10家门店,其中包括一家位于深圳的大陆地区门店;另一家网红书店言几又,近日也被爆出因经营不善拖欠员工薪资及供应商货款等信息。

但多抓鱼关闭大望路线下店并非因经营不善而退出市场,而是要把店开到人流更为密集的三里屯。

多抓鱼是怎么打破“线下书店魔咒”的?

01

开创多抓鱼模式

多抓鱼线下实体书店受到众多读者欢迎,但其主营业务仍是线上二手书买卖。

创始人之一猫助出身互联网行业,在创办多抓鱼平台之前,她一直想做的事就是开一家二手店。

2017年,在仔细研究了电商史和各类二手交易品类后,猫助与合伙人陈拓共同创办了多抓鱼,以C2B2C模式切入二手图书电商领域。

在C2B2C模式中,多抓鱼平台从消费者处统一回收图书,经过妥善处理后,再重新面向消费者销售。消费者所需要做的就是手机下单,在家等待快递上门收书或送书。

相比其他二手平台,为了更好地解决二手交易的效率和标准化问题,多抓鱼在定价模式中引入了更多大数据算法。

一本二手书值不值得收,多少钱收,最初在多抓鱼平台基本靠人工判断,但目前几乎都由机器和算法代为决定。

当有卖书需求的用户打开多抓鱼小程序,扫描每本书背后的ISBN码后,机器将识别图书信息,比较分析以往数据库中图书“收”或“不收”的特征,决定这本书是否有回收价值。只有一些信息缺失的外版书和最新出版的书,才会交由人工评判。

而消费者通过扫码,可以直观地看到这本书的最新回收价格。

这一扫码定价系统,源于一套基于供需关系的算法模型。多抓鱼会综合平台上商品的供需情况和品相等,给出大致的回收价格。如果一本书在平台上供大于求,就会慢慢降价,如果这样的情况持续,平台甚至会停止对这本书的回收;而对供不应求,长期缺货的书来说,则会慢慢涨价。

定价完成后,快递上门取件,将书转运至多抓鱼仓库,经过品相评估、正版鉴定和臭氧消毒、人工打磨翻新等流程后,这本书就会重新出现在多抓鱼平台,等待下一任主人将它买走。

“我在二手书平台买卖书籍已经两、三年了,感觉整个过程很方便,也很规范。”资深文青潘顺说。相比其他二手书平台,多抓鱼的社交功能非常吸引她。“我可以看到谁买了我的书,我买的是谁的书,如果需要,我还可以发私信和他聊天交流。”

多抓鱼平台这一带有社交属性的功能,为当时上线不久的平台带来了第一个大单。作家蒋方舟在收拾书房处理书籍时,被朋友安利了多抓鱼。很快,她的卖书订单就引来了一大批买书订单。猫助说,那天刚好是全员放假日,只有两个人在北京,做收发一直忙到了凌晨两点。“那时累得面部僵硬的我们,隐隐地预感到好像要发财了。”猫助在自己的社交平台上写道。

仅仅一年后,多抓鱼上一天的单量最多时已达到一万单。一年半后平台积累的用户量也超过70万用户。截至今年3月,经多抓鱼转卖的二手书数量已经超过1300万本。

创新的模式,也吸引来投资者的关注。2017年至2018年,多抓鱼先后获得了来自经纬中国、腾讯等机构的三笔融资。据媒体报道,总融资额度约3亿元人民币。

订单数量的几何式增长,让多抓鱼的仓库进一步扩容,原先位于大望路电影产业园的图书仓库摇身一变,在去年10月成为多抓鱼首家带有“实验”性质的实体店。

去年12月底,多抓鱼又在上海开出一家实体店,除了卖书,也卖二手衣服。目前,多抓鱼平台上还增加了回收kindle、无线耳机和游戏机的选项。

多抓鱼创始人猫助曾在多个场合表示,多抓鱼的目标不仅限于二手图书这一单一品类,而是是做更大集合的二手物品循环商店。

02

年轻人不再嫌弃“二手”

二手书买卖,早已不是一门新鲜生意。从庙会集市,到日常的旧书市场和商店,二手图书从不是什么稀罕事物。

蒙静至今记得小时候在庙会旧书摊上淘书的画面。有一年,她在一车车旧书中淘到了一本少见的外文动植物图书。这本70年代出版的大部头中,满是精致的手绘图片,制作精良又充满年代感。“感觉自己买到的是哈利波特的魔法书,而且只要20块。”

但蒙静买回的书被父母当成了来路不明的“二手垃圾”,经过了半个月的阳台暴晒“消毒”,才勉强没被扔掉。

相比过去,现在年轻人购买二手书的心态不尽相同。一方面,互联网技术让二手书线上定价、买卖、取货流程变得更加科学规范,经过消毒等处理的二手书也更安全卫生;另一方面,书的种类更趋多样,市面上难以见到的原版、绝版书也会出现在二手书平台上,即便缺货还可以设置到货提醒。这种省时省力又省钱的方式,受到不少年轻人的追捧。

三年前,潘顺想买一本英文原版书,由于出版时间较早,她遍寻各家书店都无功而返。最终,她在多抓鱼淘到了这本书的二手版本,“书都经过处理,挺干净的。这本书原价很贵,二手的价格大概只有4折,无形中帮我省了不少钱。”

此后,潘顺便隔三岔五逛逛二手平台,至今已经买了至少三、四十本书。

对一些二手书消费者来说,买书是一笔不小的日常开销,而二手书最具吸引力的一点就是性价比。《2020年纸质图书市场分析报告》显示,2020年新书整体市场平均定价为40.36元,同比上升12.5%。

潘顺说,那些她只想读一读,却不值得收藏的书,会在二手平台低价买入,读完再卖掉或是送给朋友。这样,花最少的钱,就能实现一本书效用的“最大化”。

潘顺喜欢二手书不仅出于价格原因。二手书略带泛黄的纸质,书上各种使用痕迹,甚至是前一任主人留下的文字批注等,都让她觉得很有“人情味”。通过阅读,自己仿佛和远方某个素未谋面的人建立了一种特殊联系。

郭萨也有在二手平台淘书的习惯。她曾花400多元在闲鱼上买入了一套郑渊洁的绝版小说。虽然价钱比原价高出不少,但能买到自己喜欢的绝版书让她觉得很幸运。“我很喜欢郑渊洁的小说,但现在市面上的版本都做了删减,想买以前原汁原味的收藏,就只能去二手平台上淘。”

郭萨近期还淘到了一套二手亦舒小说,接下来她的目标是收集一套完整的哈利波特首版原版书,但目前不少平台都显示“缺货”。对她来说,淘书的过程有时会略带遗憾,却也因此充满乐趣。“历经一些小波折,最终凑齐一套值得珍藏的书,是属于读书人的幸福。”

在二手书平台上,买卖双方的角色时常相互切换。潘顺在多抓鱼卖出的书就超过了100本,是她买入图书数量的三倍。

蒙静也在最近第一次体验了“互联网式”卖书。此前,她咨询回收站,得到的回复是“旧书按‘废品’处理,7毛钱一斤”。这让她无法接受。

“这些书不少是父辈收藏的,就这么当废品卖了实在心疼。”相比之下,二手平台显然成为书籍更好的归宿。

蒙静说,自己花了半天时间扫码查价,现在就等快递上门拿书。哪怕只有部分书籍能再得到循环利用,也值得,“一本书的回收价都超过废品站几斤书的价格了,我觉得这也是对书和作者的尊重,希望它们能够再碰到知音。

03

二手书市场有多大?

伴随移动互联网的兴起,阅读进入信息爆炸的碎片化时代。一有时间,年轻人们似乎总忙着刷抖音、刷微博。而电子书和各类数字出版物的出现,也让人们似乎不再那么需要纸质书了。

但数据却呈现出与此不同的观点。今年4月,中国新闻出版研究院发布的第十八次全国国民阅读调查结果显示,从阅读形式上看,2020年仍然有43.4%的成年国民倾向于“拿一本纸质图书阅读”,而倾向于“在手机上阅读”的比例为33.4%。

多年来的零售图书销售数据,也体现出读者对纸质书需求仍在不断增长的态势。

北京开卷信息技术有限公司今年1月发布的《2020中国图书零售市场报告》显示,2015年至2019年,中国图书零售市场保持10%以上增速,2019年中国图书零售市场码洋规模约为1022.7亿元。

而受疫情影响,这一增长趋势在2020年被打破,出现自2001年以来的首次负增长,市场码洋规模为970.8亿元,同比下降5.08%。其中,网店渠道仍保持正增长,码洋规模为767.2亿元,增速7.27%;实体店渠道则受疫情影响显著,降幅同比下降33.8%。

一位图书出版业内人士告诉霞光社,目前国内纸质图书销售渠道主要包括网络销售、实体零售、团购和馆配、新媒体渠道销售等。其中,线下书店的三大增长板块分别是主题出版/党政类、少儿读物、教育教辅。

以新华书店为例,有教材教辅依托,同时有党政图书、各类书单发行,整体效益不错,而其他图书零售业务则几乎完全萎缩。因而,目前的实体书店要通过线上线下融合、特色经营、输出品牌和管理、多元运营、压缩成本等各种方式开源节流。

而以多抓鱼为代表的二手书店,走的就是特色经营的差异化路线。低价、有特色、小众,以及有收藏价值的图书,成为其经营基础。

二手书受到不少年轻人青睐,一方面是书店努力寻求不同经营方式的成果;另一方面,也反映出中国消费者消费理念的变化。

申万宏源在报告《掘金万亿闲置经济,二手电商快速崛起》中指出,对标日本,我国整体上仍处于消费升级的第三消费时代(个性化消费时代),高线城市正从“第三消费时代”向“第四消费时代(理性、共享消费)”过渡,消费观念上更加注重产品本身的品质,生活观念上断舍离开始兴起。

闲置经济的本质是一种存量经济。在一轮经济高速发展的周期中,过剩的消费造成了大量物品闲置。近几年人们庞大的闲置物品处置需求,使二手交易成为电商领域的新蓝海。

据网经社“电数宝”电商大数据库显示,2021年上半年二手电商交易规模约1866.5亿元,预计年底达4001.7亿元,同比增长29.27%。

对二手商品接受程度更高的年轻一代,成为推动二手电商平台交易的主力。

据央视财经报道,截至2020年10月,二手平台闲鱼上的在线卖家书超过3000万,其中90后用户占比6成以上,每天在平台打卡的95后达500万人。另据媒体报道,多抓鱼的线上用户也已突破600万。

对多抓鱼来说,品牌塑造也是吸引年轻用户不可或缺的一环。“多抓鱼把买卖二手书这件事包装得很有品位,从侧面促进了人们多读书,多关注纸质书。”潘顺说。其宣传语“真正的好东西,值得买两次”,迎合了不少消费者认同的可持续消费理念。

多抓鱼今年9月在北京三里屯机电院举办的一场慢闪活动中,现场被布置成老旧工厂的模样。厂房横梁上像印标语一样印着“我在都市里浪漫拾荒”“在地铁捡恋人,在超市捡糖分”等口号。老电视机、老自行车、老电脑等也成了营造复古氛围的装饰。店内不仅售卖二手书,也卖衣服、玩偶,甚至是书皮。

在为期20天的活动时间里,店内称得上人满为患。近5万名消费者购买了10元门票入场,以享受这场时髦的沉浸式“捡破烂”体验。他们中不少人热衷在社交媒体上晒图,以盖章自己文艺青年的身份。

据悉,明年春天多抓鱼的新实体店,就将开在这次漫闪活动的原址。将近1000平米的店铺内,除了售卖二手图书和服装,还将推出每周市集和咖啡铺。

“三里屯是北京最有活力的商区之一,我们想挑战一下面对更多的新顾客,如何去表达二手是一种还不错的消费选择。”多抓鱼店铺拓展负责人思凡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说。

注:文/麻吉,文章来源:霞光社,本文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亿邦动力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