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区团购领域再生变化,淘菜菜贵州业务今日停业。

贵州,成为了阿里系发力社区团购赛道第一个关闭业务的区域市场。

地歌网独家观测到,截至昨晚(11月15日),阿里系社区团购线淘菜菜贵阳站页面显示所有商品“已抢光”,这一状态已持续到今日。

显然,淘菜菜贵阳站已然停业。作为贵州省会城市,贵阳停业,意味着贵州全省业务均已停止。

果不其然,手淘贵州页面今日14点发布公告,正式证实了这一消息:暂停贵州区域服务!

淘菜菜贵阳站关停公告及商品界面

依然是阿里风,“亲”字头,小清新。“满堂惟有烛花红。杯且从容,歌且从容。”

从容背后,谈何容易?!

值得注意的细节是,淘菜菜在公告中指出暂停业务的原因:为了给消费者带来更好的体验,避免因互联互通壁垒带来的服务障碍?!

更好体验,可以从容理解;而“避免互联互通壁垒”,则很难理解从容。

于无声外听惊雷。

弦外之音,剑指腾讯。

而另一个更让人“震惊”的信息则来自脉脉 ,一位名为“程序员.安东尼奥刘能”的帖子:淘菜菜小程序已然7个多月实现不了更新!

相较于美团优选、多多买菜、京喜拼拼以周为节点的更新频率,显然淘菜菜正被微信死死“卡住”脖子,空有一身武艺,却缺一把快刀。

不要小看了小程序端的更新,它是决定各社区团购平台中台的运营能力的基础,没有不断迭代的中台功能,意味着各种拉新、促销等精细化运营手段无法实现,进入有力无处使的状态。

简而言之,如果说社区团购是一条“高速公路”,那么该企业的微信小程序则是一辆高性能的汽车,而现在,淘菜菜的快车(小程序)则被拦在了高速的收费站,因为微信小程序的提交与更新审核权在腾讯手中。

淘菜菜贵州停业背后,与其小程序端无法更新迭代是否有着强逻辑关系?对于正急于建功的淘菜菜,能否破冰“互联互通”?

贵州!贵州!

“江从白鹭飞边转,云在青山缺处生。”宋朝诗人赵希迈如是形容贵阳。

爽爽的贵阳,风光优美,旅游之城。但现在已“硝烟弥漫”,去年12月以来,美团优选、多多买菜、京喜拼拼等一众企业杀入贵阳市场,并迅速覆盖贵州全省,目标一致,剑指社区团购。

4个月后,阿里系社区团购在合并盒马集市、淘宝买菜之后,开始全力追赶先行者,淘菜菜登陆贵阳。

但风光优美的贵阳,并非社区团购赛道的一线“理想市场”,资料显示,贵阳的常住人口约为598.7万人,2020年的国民生产总值达4311.65亿元,同比增长5%。

对比贵州,成都2020年的GDP为1.77万亿元,武汉为1.56万亿元,长沙为1.21万亿元,昆明为6730亿元。

从市场的维度,一个地方的经济发展水平、人口基数、互联网消费习惯、收入水平等因素被定义为“市场发育程度”,并在这一综合指标下被评估打分,为它定义市场级别;然后再根据市场级别计算ROI发展计划,考虑战略与节奏问题。

显然,贵阳算不上社区团购的富矿,但淘菜菜,还是来了。

黄梅是贵阳花溪区的一位杂货店店主,也是淘菜菜兼美团优选团长。黄告诉地歌网,刚入驻平台时,单量都还不错,美团一天有50-60件,淘菜菜每天也有30-40件。

显然,“迟到”的淘菜菜开局还不错。

“最开始商品便宜,小区里买的人多……给团长的冲单奖励也高,我干劲也足”,黄梅表示,她当时专门在自己店内,安放了一个四层小货架,上两层放淘菜菜的货,下两层放美团优选的货。

由于店里生意在走下坡路,黄梅更希望将社区团购发展成新的副业,“每天在群里推推商品、赚赚佣金。”

但6月之后,日渐惨淡。监管叫停社区团购“一分钱秒杀”,高额商品补贴也随之“熄火”,黄梅团点的单量更是直线下滑:美团优选一天只有20-30单、淘菜菜约为10-20单。

“来取货的基本都是老顾客,新面孔越来越少了”,黄也表示,商品价格明显比之前高出一大截,很难吸引新人,之前的老顾客也就是买些“相对便宜”的商品,积极性不高。

“但美团的奖励措施多得多!”黄梅说,相较之下,淘菜菜几乎没什么奖励。她所指的奖励,实际上是为了拉新、促销所推出的各种营销与运营手段。

淘菜菜的激励,必须去支付宝领取。甚至,淘菜菜的小程序,还经常出现“打不开”和宕机情况。

贵阳一位淘菜菜BD也告诉地歌网,高额商品补贴不再被允许后,线下拉新和团点运营十分难做,“跟别的平台比,我们小程序端几乎没有什么激励与营销手段,我们的工作不好做。”

他们可能都不太清楚,淘菜菜的微信小程序,已经7个月没有更新了。

在社区团购这条全新的赛道上,必须实现平台端的快速迭代,从而实现精细化的运营。

7个月前,每天深夜十点,淘菜菜贵州办公室依然“灯火通明”,BD们正在召开例行的复盘会;采购经理们的电话声亦是此起彼伏;省区负责人还在进行着电话会议。

“万团贵州使命必达”的大红条幅,悬挂在会议室墙上醒目位置,提醒每位员工,时刻准备冲锋。

但现在,这条横幅可能要被摘下来了,淘菜菜“贵州办“”即将迎来遍地狼籍。

据地歌网了解,在贵州市场,美团优选、多多买菜、兴盛优选、京喜拼拼、淘菜菜等多家社区团购角逐激烈,各家市场份额胶着,并未出现一家独大局面。

依当前社区团购竞争态势而言,淘菜菜关停一个区域市场,并非什么大事,毕竟,市场已经进入到了“战略相持”阶段。

但作为阿里旗下重要棋子,为长远计,还是要盯牢阵地,以期持久战的最终胜利。

为什么还是选择了暂时“撤退”呢?为什么又指出“避免因互联互通壁垒带来的服务障碍”呢?

高速“收费站”

11月15日,有几件有意思的、相互关联的事情同时发生。

一是,甘霖出任国家反垄断局首任局长,市场监管总局反垄断局升格。

二是“腾讯文化”公众号发布的腾讯创始人PONY的《CBS三位一体,科技向善》一文,PONY说,“我们深深意识到,社会价值就像是一片土壤,它是整个企业发展的根基,根扎得越深,长在上面的用户价值和产业价值,才能更加枝繁叶茂。”

三是抖音收到了据说是来自腾讯的“互联互通申请”,网议纷纷。

四是地歌网关注到脉脉上一位名为“程序员.安东尼奥刘能”的用户发布了一个帖子,这位显然是淘菜菜程序人员在哀叹,“辛辛苦苦做的淘菜菜小程序,被腾讯关小黑屋,已经7个多月不能更新了!”

“程序员·安东尼奥刘能”在脉脉的爆料

为什么说这四件事情有意思且相互关联?很显然,多家国内互联网平台终将走向互联互通,“军阀割据”状态正在消退。

包容与开放,一直是巨头腾讯为外界所称道的品质,小马哥亦是提出了“科技向善”,掌声四起。

而新晋赛道社区团购,最终将主轨道放在了微信小程序轨道上运行。2018年推出的微信小程序,因为其生产端与使用端的简单、方便,更是有着微信12亿用户的“手机社会”加持,已经使得微信成为连接操作系统与应用的“准操作系统”。

但在“程序员.安东尼奥刘能”的帖子里,淘菜菜小程序却在今年四月以后,在长达七个多月里,提交、更新不了小程序,提交申请、申诉无效,“‘违规’这个大篮子,腾讯真的很会用。”

而在今年四月之前,淘菜菜前身盒马集市,基本一天内便能通过审核。而反观其它如美团优选、多多买菜等社区团购平台,小程序端更新时间均显示在“一周以内”,而淘菜菜更新时间则显示“7个月前”。

各家小程序信息详情页面(左为美团优选,中间为多多买菜,右为淘菜菜)

值得注意的是,作为在去年疫情期间率先在武汉试行社区团购模式的盒马集市,最终在盒马CEO侯毅“不值一提论”下落后,阿里系盒马集市、淘宝买菜及投资老三团之一十荟团等“赛马”式进军社区团购,被外界多重非议。

今年四月,阿里系终于整合盒马集市、淘宝买菜,并在今年9月正式以“淘菜菜”名称一致对外,手淘端、淘特端同步更名,但打开淘菜菜微信小程序界面,显示依然是“盒马集市”。

今年4月之后,淘菜菜加速开城,市场份额亦迅速攀升。据地歌网调研获悉,淘菜菜在微信小程序端、手淘端、淘特端日总单量已达到1400万单;在刚刚过去的“双11”期间,淘菜菜日总单量最高甚至接近2000万单,这一体量已超过兴盛优选,紧跟多多买菜、美团优选之后,逐渐坐实市场第三位置。

“四月份后我们的战略、节奏、策略等都已清晰,开始大举扩张,但却受到腾讯的‘卡脖子’,淘菜菜小程序提交不了,更新不了,甚至盒马集市亦无法更新,想改名都改不了!”接近淘菜菜的知情人士曾如是告诉地歌网,这与一众与腾讯有直接或间接投资关系的社区团购企业待遇“冰火两重天”。

微信小程序更新迭代速度,兹事体大!

这位人士说,“价格战”后,平台发力主要在中台,但如果小程序不能及时迭代更新,则底层架构不支持中台运营,各种拉新、激励、活动等营销手段就没有技术依托,功能亦无法实现。这让淘菜菜在运营上与友商形成了巨大的“技术鸿沟”。

而在此前地歌网的调研中,多位淘菜菜BD均反应各种拉新、促销、奖励等激励动作只能去支付宝实现,并非是一种自愿,而是微信小程序端无法更新迭代。他们的工作亦因此带来了巨大困扰,因为在切换平台过程中,大量的团长和用户选择了放弃。

淘菜菜支付宝小程序上的激励活动

“程序员.安东尼奥刘能”认为,腾讯正在“死卡”淘菜菜的脖子,甚至阿里系亦受到了格外的“关照”,淘特在今年2月向微信提交的小程序和微信支付申请,后面又提交了30多封申请邮件,10个月过去,都没有获得腾讯的回应。

显然,在贵州这种市场发育度不高的市场,比拼运营手段更是重中之重,这意味着谋求发展之前,能否取得生存权的问题。

恐怕,这才是淘菜菜公告中所指的“互联互通壁垒带来的服务障碍”的本义。

互联网江湖恩怨多年,天下英雄谁敌手,二马,生子当如孙仲谋。

“如果腾讯真的如这个程序员所说,人为阻止阿里系小程序的接入审核,则不仅是互联互通的问题,而是涉嫌垄断及不正当竞争的问题了!”中闻律师事务所合伙人王维维认为,阿里可以选择向国家反垄断局举报或者采取法律诉讼手段解决。

“程序员安东尼奥刘能”脉脉爆料贴全文:

应受访者要求,文中黄梅为化名

注:文/余德 韩志鹏,文章来源:IT老友记,本文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亿邦动力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