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把所有人的期待值都标记在时钟上,昨天(11月11日)零点一定是最高的。付款的冲动、商品的期盼麻痹着消费者的神经,然后开始期待货物的到来。而在屏幕另一端的物流集散中心,行色匆忙的人影和运转不休的设备正试图填满消费者飞速膨胀的期待值。

11月12日零点,天猫双十一总交易额定格在5403亿元,京东总交易额超3491亿元。膨胀的交易额背后是海量涌入的快递。国家邮政局数据显示,11月1日至11日,全国邮政、快递企业共处理快件47.76亿件,“双十一”当天处理快件6.96亿。在这场以“快”为核心的攻坚战中,纯人力的劳作渐渐在瞬时涌来的数以亿计的快件中,落伍了。

1、工人捡不完的快递

一个快递需要几步?消费者回答是三步:发货、配送、签收。而在快递分拣员眼中,这个操作被无限细化:捆包、扫码、摆件、装卸、分流......每一个操作都需要专人负责,在生产线上,人只是工具,一刻不停地重复着单一动作,没有谁不可替代。

在网上曝光快递分拣招聘广告中,我们可以窥见这个岗位的一角:8-10小时工作时长、月休4天以及按时结算等等透露着工作压力。“分拣员的工作只要开始就不会停下”是对这个岗位最真实的描述,即便在劳动力密集型的快递行业,快递分拣是最为枯燥的一种。

重压之下,分拣员越来越贵了。

快递分拣员招募广告

据58同城招聘研究院数据显示,2021年10月,分拣员月薪为8056元,同比上升显著,增幅为23.9%,快递行业需要更多分拣员。中国邮政局数据显示,2021年前三季度,快递业务量完成767.7亿件,增长36.7%,消费者旺盛的购买力给物流分拣提出更高要求。

行业在膨胀,利润却越发单薄。在刚刚过去的10月份,顺丰、申通、圆通以及韵达相继发出第三季度财报,其中,顺丰前三季度营收达1358.6亿元,同比增长23.97%;但净利润仅17.98亿元,同比下降67.89%;申通成绩最为惨淡,营收增长不足15%,净亏损2.38亿元,同比下滑4671.2%。圆通、韵达虽仍保持盈利,但利润增幅明显下滑。

电商爆发带来了快递行业的野蛮生长,但同质化竞争、人力成本上升、利润单薄却成为快递行业的定时炸弹。10月29日,百世快递以68亿元的价格转让给快递“黑马”极兔,创始人周韶宁在内部公开信称”这是一个艰难的决定“。至此,百世快递成为了“史上最惨烈快递价格战”的第一个离场玩家。

多家快递公司前三季度财报数据

未入深冬,快递行业早已寒风凛冽。暴涨的快递数量、高昂的人力成本以及下滑的利润空间压迫下,快递公司快要捡不起快递了。落后就要挨打,这句话适合所有行业。寒潮下的行业不会坐以待毙。

2、科技正捡起快递

2014年,京东在上海启用了第一个大型智能仓库“亚洲一号”,撕开了物流科技革命的缺口。事实证明这是值得的。今年5月28日,京东物流挂牌港交所主板,得到资本认可。时至今日,恐怕再无人质疑自建物流的正确性。

无独有偶,近几年菜鸟也围绕IoT物联网,相继推出电子面单、机器人仓、无人车、智能驿站等解决方案,加快物流业数字化升级。6月份召开的全球智慧物流峰会更被解读为“菜鸟想要去掉通达系标签”。电商们忙着搭建智慧物流网络,快递公司忙着数字化转型。

顺丰依旧是领头羊。据2021年顺丰控股Q3财报显示,顺丰前三季度研发投入达到15.86亿元,较去年同期上涨32.93%;此外,顺丰还基于“天网”“地网”物流网络的数据样本,通过件量预测、分仓管理、路线规划等智慧物流决策为物流全链条提供支持。

物流的上游也同样在发生变化。

在不久前落幕的国际物流技术与运输系统展览会(CeMAT ASIA 2021)上,新兴科技公司成为了主角——智能堆垛机、无人驾驶叉车、智能机械臂和智能货架聚拢着全场最高人气,也昭示着物流场景的变革。

在这场号称“物流行业风向标”的展会上,旷视今年展出的是其3A智慧物流解决方案,包括AI视觉感知、AS/RS Miniload箱式存储、货到机器人拣选、AMR点到点搬运等,试图用科技“捡起快递”。更直白的是智能机器人。它们正在替代“快递分拣员”的工作,由“人到货”转变为“货到人”的模式。梅卡曼德、福玻斯、Syrius炬星等也都推出了各自的智慧物流解决方案。科技正将AI、物联网、大数据等等技术融入融入到服务全链路。

CeMAT ASIA 2021现场

智慧物流正在把“无人化”作为亮点。自京东智能仓库“亚洲一号”启用以来,国内外多家电商巨头纷纷建立无人仓,试图解决货物或包裹分拣等问题;众多智慧物流设备商也在做着类似的事。比如一家做智慧货架的物流设备商,声称通过对原有物流货架进行改造,并加入新的AGV设备后,可以将过去需要8个工人操作的任务降至0人;另外一家做智慧叉车的企业也强调无人叉车与其他设备的配合,可实现仓库的无人化。

3、快递永远离不开人

科技从未问过物流想要什么,硬性并入不一定能带来转机。改造行业并不能一蹴而就,更何况是以劳动密集型为标签的快递行业。场地改造、设备替换以及运行调试等等都需要巨大的成本投入,在一个以“快”为服务准绳的行业中,大刀阔斧地改造并不合适。

当下最明显的趋势是柔性物流。通过AI技术,优化物流设备的视觉感知、路径优化、设备调度等功能,让物流设备间具备通信能力,取一件货时设备并不唯一、路径可以实时更改、多路并行,满足当下物流产业多品种、小批量、多批次、短周期的需求。在柔性物流模式中,商品的选取、退回、归类、入库、上架以及匹配新客等工作都能够交叉完成,同时规避掉快递“堵车”、错配等疏漏,提升运转效率。

物流想要的其实更多。新零售时代,线上和线下的边界逐渐模糊,产品和服务也难分彼此,物流更需要向着信息化、智能化、定制化等方向发展。围绕着用户需求,灵活地调配物资,平衡产业上下游的供需关系,促进资源配置的优化与高效运作。无人仓、无人快递车以及无人机运输都将革新现有的快递格局。

当然,快递行业永远离不开人,离开如孤岛般存在的集散中心,更密集的快递网点仍是科技难以渗透的部分,高昂的改造、运营成本将科技屏蔽在外,这里仍将需要大量的员工。或许这里仍将充满负面情绪,每个人都不得不超长待机、超负荷工作,但每一点科技的渗透都能带来多一丝的希望。

当双手逐渐无法拾起快递,那么就让科技冲在第一线吧。

注:文/阿常 刘景丰,文章来源:甲子光年(公众号ID:jazzyear),本文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亿邦动力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