营收高于市场预期

第三季度,百度实现营业收入319.2亿元,同比增长13%,高于市场此前预期。营收构成中最令人眼前一亮的部分,莫过于智能云业务。

百度的智能云业务由“百度开放云”经过几轮升级而来,为企业和开发者提供全球领先的人工智能、大数据和云计算服务及易用的开发工具。IDC发布的《中国公有云服务市场(2021上半年)跟踪》报告显示,百度智能云稳居中国科技公司四朵云之一,增速高于市场均增速,持续增长潜力最大。

增长潜力有多大呢?到第三季度,百度智能云业务营收同比增长73%,并已连续两个季度增速超过70%。相比之下,同时期亚马逊旗下AWS、谷歌云、微软云增速仅在39%-50%之间。外界一致认为,四季度智能云业务依然会保持高速增长。

除了对营收层面的贡献,智能云业务的崛起,对百度还有另一层意义。

三季度财报显示,百度在线营销收入为195亿元(人民),同比增长6%,增速相较于以往逊色不少;但非在线营销收入为52亿元(人民),同比大增76%。百度对此解读称“主要受云及其他AI驱动业务的推动”,令人欣喜。

在财报发布后的电话会议上,百度表示,受教育、房地产和家居、旅游和特许经营等行业的影响,公司广告业务的增速在逐步减缓,未来几个季度这些因素影响可能会持续存在。这也意味着,第四季度在线广告业务增速持续缩水已在意料之中,业绩增长的驱动力,更加侧重于“智能化”业务的增长。

百度CFO罗戎指出,目前百度AI产品组合包括云服务、智能交通、智能设备、智能驾驶、智能电动车和自动驾驶出行服务,丰富的AI产品组合将为百度长期增长奠定坚实的基础。

在线营销业务的收缩和智能云业务的高增速形成鲜明对比,它清晰地向外界表明:百度逐步摘下“网络广告公司”的标签,正在向高科技智能公司蜕变。

百度投资还得“智能化”但问题也随之出现

投资人最关心的,还是盈利情况。尽管智能云业务有非凡表现,2021年第三季度,百度还是净亏损165.59亿,令人惊讶地是相比于第二季度净亏损5.83亿,亏损持续扩大了30倍!

财报指出,净亏损包括由于按季度进行公允价值调整产生的人民189亿元非现金、按市价计量的长期投资亏损。百度官方解释道,主要与快手市值调整有关。由于快手的股价持续下跌,市值大幅缩水,使得百度对其长期投资价值有所调整。

今年2月,顶着“中国短视频第一股”光环的快手赴港上市,股价最高曾至417.8港元,市值最高达1.7万亿港元。因百度持有快手3.78%的B类股份,从中收益颇丰。然而此后快手股价一路下跌,目前仅在100港元左右徘徊,导致今年第二、第三连续两个季度,百度的业绩都受到了不同程度的影响。

显然,百度的利润被快手“绑架”并不是投资者所乐见。在投资者看来,资本就像种子,播种就该毫无意外地收获,怎么能总看别人的脸色吃饭呢?

其实对百度来说,最有“钱景”的投资,还得是在智能化领域——

多个百度系的AI独角兽正在涌现:

2020年9月末,百度旗下小度科技完成独立融资,投后估值达约200亿元;

2021年3月,百度旗下人工智能(AI)芯片部门昆仑完成独立分拆,并获新一轮融资,投后估值约20亿美元;

此外,还有一批独角兽尚未从百度单独出来,比如百度智能云。今年2月,有20家券商为百度智能云单独估值,其中中银国际给出的估值额达450亿美元;

再比如百度的“心头肉”自动驾驶业务Apollo,已有20多家券商为百度智能驾驶业务Apollo单独估值,中金公司给Apollo开出的估值金额高达539亿美元。

正如百度的早期投资人,现任GGV纪源资本管理合伙人符绩勋所说:“长期以来,百度在AI、芯片、云计算、自动驾驶等领域有着大量积累和布局。或许在未来五年到十年,百度可以将此前积蓄的力量释放出来。”

面对太阳,背后仍有阴影。百度对AI领域的投资也有隐忧:

放眼国内,极少有巨头掌舵者像李彦宏如此信仰AI。从2010年起,百度开始布局和构建AI技术,李彦宏也逐步化身为“AI布道者”。不同于腾讯与阿里,百度对AI的布局不为追赶对手、不只服务于合作伙伴,它想搭建一个开放的台,搭建一个从人才到技术再到商业落地全产业链高度开放的生态系统,充满野心与壮志,无疑需要长期、巨额的投入和耐心培育。

这些年,百度顶着华尔街投资者的压力,连续多年保持超过15%的研发投入强度。在过去的10年间,百度总营收增长接14倍,研发费用却增长了超过25倍。2020年百度核心研发投入占营收比重达到21.4%。此次发布的三季度财报显示,百度研发费用支出62亿元,同比增长35%。

“我曾经说过一句话,有1块钱的时候,我们会投进技术里;有1个亿,我们会投进技术里;有100个亿,我们还是会投进技术里。”李彦宏在一次演讲中表态说。

这里有两个问题:一个是,如此强度持续的研发投入是否能稳定百度的第二增长曲线值?

另一个是,当下对AI领域的布局,很可能3年、10年、20年之后才能收获成果,如果情况不理想,在10年、20年内,百度的大量投资还是无法转化成独立、稳定的盈利,甚至拖累现有利润,华尔街贪婪的投资者们能等得起吗?出于对逐利的短视,他们会不会像绞杀Overstock公司那样,采取多种手段,逼迫百度按着资本利益最大化的路径走?百度又有多少底气,敢于牺牲几个甚至几十个季度的盈利来换取长期发展?

如今凭借AI破局,百度正带着科技的基因认真布局下一个十年,希望打造“科技硬核”企业形象,但对于现阶段的百度而言,依然长路漫漫,或许百度惟一能做的,只有挺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