似乎每个互联网巨头都有个“支付梦”。11月21日,北京商报记者注意到,视频台哔哩哔哩(也称“B站”)通过收购的方式曲线获得支付牌照一事引发热议,在招聘相关工作人员、申请域名过后,B站的支付业务取得实质进展。B站的主体运营公司——上海宽娱数码科技有限公司,于11月19日以接1.18亿元的价格,完成了对浙江甬易电子支付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甬易支付”)65.5%股权的竞拍工作。拿下互联网支付牌照的B站,又将如何进军下一城?

获得支付牌照后

11月21日,北京商报记者在B站App中注意到,B站App中设置了会员购物板块,在售商品包括各类动漫游戏周边、数码产品以及次元服饰等。同时,在“我的钱包”中,用户可以通过购买B对喜欢的视频进行点赞打赏。

北京商报记者实际体验发现,包括B站App大会员充值在内,用户可选择通过B站接入的支付宝、微信以及Apple Pay等多个支付渠道,在B站App内进行充值、付款消费。

另一方面,相关消息传出后,“B站获得支付牌照”这一话题也登上了微博热搜榜,不少网友也参与讨论称,“马上开始借钱给你”“B站卖货主播的春天要来了”“然后开通Bili金融,借钱给你开会员”……

带有戏谑质的发言背后,是关于B站下一阶段业务走向的预测与探讨。“流量变现”的难题下,视频台们也早已开始了多条腿走路。根据11月17日B站公布的2021财年第三财季财报,B站营业收入为52.07亿元,同比增长61.41%。除了广告、增值服务等王牌业务外,B站电商及其他业务实现净营业额7.3亿元,同比增长78%。在不少分析人士看来,B站电商相关业务成长空间大,也是促使B站考虑布局支付牌照的因素之一。

作为开展金融业务的必备一环,与钱相关的服务都离不开支付渠道,支付牌照对于大型互联网机构来说几乎已成“标配”。在博通分析资深分析师王蓬博看来,除了免于陷入“二清”、做好持牌经营这一基础价值外,支付还属于企业数字化转型的基石,通过进一步提升台服务能力,稳定台在整体产业链条中的地位。

王蓬博指出,在满足现有业务需求后,围绕支付业务还能产生很大的想象空间,比如金融相关增值类服务,用户搭载钱包的营销服务等,为B站开辟新的具备稳定利润的收入方式。

易观高级分析师苏筱芮则表示,B站布局支付业务优势主要体现在两方面,一是B站的活跃用户数量大,同时所经营的业务也比较多元化,此前已经尝试过各类异业营销手段,为后续“支付+”开展奠定了良好根基;二是B站的用户黏相对较好,而且年轻客群相对更多,这为B站后续进一步拓展消费金融业务提供了有利环境。

双方还需“过渡期”

B站并非首家布局支付牌照的机构,其进军支付领域的“野心”更是在2020年底便有显露,关于“支付产品经理”“高级/资深支付产品经理”的招聘信息也让业界对于其获取支付牌照有了预期。

不仅如此,在2021年5月,B站关联公司上海幻电信息科技有限公司还完成了对“bilibilipay.com”“bilibilipay.cn”等域名的备案审核。

时隔一年,B站斥资1.18亿元成为了甬易支付的最大股东,收获了一张互联网支付牌照。根据宁波市公共资源交易网披露的交易项成交公告,甬易支付65.5%股权起拍价为11796.55万元,最终成交价同样为11796.55万元。最终买受人为上海宽娱数码科技有限公司,也就是B站的主体运营机构。

北京商报记者了解到,甬易支付本次被拍卖的65.5%股权,来自于余姚中国塑料城集团有限公司、余姚中国塑料城物流有限公司,双方持股比例分别为9%和56.5%。经股权穿透,两家机构的实际控制人皆为余姚市国有资产管理办公室。此外,甬易支付另有宁波世茂投资控股有限公司等四家股东,持股比例在7.5%-9%。

央行官网信息显示,甬易支付持有互联网支付牌照,业务覆盖范围为全国,将在2022年6月26日迎来第二次牌照续展,且在过往经营中存在业务违规被处罚情况。2019年10月,因为非法交易提供支付服务,篡改、隐匿交易信息且情节严重等问题,甬易支付被央行宁波市中心支行罚款超过114万元。

目前,甬易支付主要提供一些在线支付解决方案的个化定制、资金第三方支付结算、担保交易支付、代收代付服务等。比如包括大宗商品交易市场支付结算、大宗商品商城台模式支付结算等一些细分领域的行业支付方案。

对于收购支付牌照后的业务协同发展规划和新布局、如何协力做好第二次牌照续展工作等问题,北京商报记者也分别向B站、甬易支付进行了采访,但截至发稿,未收到对方回复。

而针对B站使用这张支付牌照的现实情况,王蓬博认为,收购支付牌照是B站走出的第一步,双方在实际需求以及所具备的优势条件等方面还需要进一步磨合,根据B站业务场景,组建新的运营团队和技术系统。

支付行业洗牌不断

可以预见的是,在B站完成相应过户手续、正式启用甬易支付这张牌照后,用户在B站购买动漫周边、赛事门票以及充值打赏等,都可以选择“bilibilipay”付款。

北京商报记者进一步梳理发现,除了B站购买支付牌照外,年内还有多家支付机构出现了股权拍卖、转让等情况,或是在年内完成股权变更。其中新的牌照获得者包括浙江小商品城集团、华为、携程等机构。

对于这一情况,苏筱芮指出,第三方支付行业延续了此前“冰火两重天”的局面,有实力的收购方为补齐金融生态圈短板加速谋求收购支付牌照,另一方面中小支付机构因费率上升、转型不及时等原因选择主动退出战局,尤其是区域的预付费牌照。

“支付牌照的流转在业内一直较为常见,当前有能力收购支付牌照的机构,基本都能具备有自身实际场景、有流量直达用户的特点。相反,支付机构的原股东方在业绩下滑、竞争力减弱后,选择将支付牌照出手以实现利益最大化,这也是在央行未开放新牌照申请的前提下,支付行业自我消化、解决需求问题的一大途径。”王蓬博如是说道。

王蓬博强调,这也意味着,支付行业的洗牌是持续进行的。尽管是后来者,像B站等有自营场景、流量优势的机构入场后,仍然可以加速改变支付行业此前粗放式经营模式,推动行业向新的领域实现健康拓展。

(北京商报记者 岳品瑜 廖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