寿险公司三季度财报已相继出炉,鼎诚人寿也不例外。不意外的是,鼎诚人寿又是净亏损。据偿付能力报告显示,鼎诚人寿今年前三季度亏损1.38亿。纵使,寿险公司有“七亏八盈”的说法,鼎诚人寿自成立至今十二余年,却是连年亏不曾有例外。

鼎诚人寿的前身是新光海航人寿,成立于2009年3月。虽然公司成立不短,但其发展路途坎坷且很长。鼎诚人寿的发展可谓一波三折,先后历经展业、停业、复业,期间亏损反复加大,截至2021年三季末,其累计亏损已逾10亿元。

两年,鼎诚人寿股权和高层人事变动频繁,外界开始好奇:“新血液”的注入,对其而言是新的开始,还是仍走在“亏损老路”上呢?

股权变局

2009年,海航集团和新光人寿共同出资设立新光海航人寿(鼎诚人寿前身),注册资本5亿元,二者各出资2.5亿元。新光人寿作为发起股东距今已有12年多。无奈的是,新光人寿作为股东的12年里,并没有看到鼎诚人寿任何一年实现盈利,或也是因此,新光人寿终究是选择了离开,自此也掀起了鼎诚人寿的“股权大变局”。

今年7月7日,鼎诚人寿发布公告称新光人寿将所持有的25%股权全部转让至红豆集团。此外,公司股东香江金控拟将其持有的公司20%股权全部转让给江苏永钢集团。

同时鼎诚人寿决定以每股1元的价格扩大增加注册资本金25亿元,增资后,该公司注册资本将由目前的12.5亿元增至37.5亿元。股东柏霖资管参与此次增资,现有其他股东均不参与本次增资。股权受让方红豆集团、永钢集团以及拟引入的新投资人深圳市物资集团也参与本次增资。

按照上述方案,柏霖资管持股32.8%,成为该公司第一大股东,永钢集团持股25%为第二大股东,红豆集团持股16.53%为第三大股东,深圳物资集团持股14%为第四大股东,其余三家股东因不参与增资,股权相应被稀释,持股比例均不足5%。目前该股权变更及增资方案正在等待获批。

其实早在2020年5月,鼎诚人寿就曾称有增资计划。不过这一增资计划迟迟没有落实。以至于后来为了缓解战略推进、业务发展可能带来的资金压力,柏霖资产与国展投资合计向鼎诚人寿无偿捐赠5亿元,且该笔捐赠款项会计入公司所有者权益(资本公积)中,而且不会以任何理由撤销。

现在来看,5亿无偿捐赠,虽然可以化解燃眉之急,但杯水车薪。此次25亿元的大手笔增资,或许能给鼎诚人寿带来更大的发展可能

人事变动

几乎与鼎诚人寿股权变动“同步调”的是其人事方面的变动。2019年6月,在新光海航人寿正式更名为鼎诚人寿之际,万峰被任命为鼎诚人寿董事长,万峰在保险业征战多年,曾先后经历中国人保、中国太、中国人寿、新华保险等多家大型保险公司。2007年1月,中国人寿回归内地上市,万峰便担任其上市公司总裁并兼任集团副总裁等职,履职时间六年有余。2014年10月,万峰出任新华保险总裁,并于同年11月起担任执行董事,随后在2016年3月,执掌新华保险帅印。

寿险业老将万峰出任鼎诚人寿董事长,当不少业内人士都看好他带领鼎诚人寿扭亏为盈时, 现实却没有那么美好。2020年8月31日,万峰向鼎诚人寿提出申请退休,并且向董事会申请辞去公司董事、董事长兼首席执行官职务,此时万峰上任仅一年又三个月而已。

2020年11月,李建成上任董事长,履历同样丰富,他曾先后任职工商银行江苏分行公司业务部、投资银行部副总经理,工商银行总行个人金融业务部处长,利安人寿董事,广东华兴银行董事,鼎诚人寿监事会主席等。

再后来2021年初,总经理刘起彦辞去职务,公司拟聘任常务副总经理唐鹤飞接任其职务,在监管机构核准任职资格前,任临时负责人。2021年3月19日起唐鹤飞正式出任总经理,唐鹤飞曾先后任职安人寿江西分公司,新华保险多个分公司总经理、总公司个险销售部总经理,恒大人寿拟任副总经理,前海人寿副总经理,鼎诚人寿常务副总经理等职。

至此,鼎诚人寿高层变动才暂告一段落。

就现阶段而言,作为一家重新启航的寿险公司,鼎诚人寿的现状仍不容乐观,复业已两年,其仍未摆脱亏损包袱,且亏损呈扩大趋势,着实难办。另一方面,外界更应该看到的是,现在寿险行业市场份额整体日趋集中化,头部几大保险企业几乎拿下了整个市场超过九成的利润,所以未来对于中小寿险企业而言,“突进”的机会不会太大。

接下来,鼎诚人寿已经制定新发展规划,同时股东变化增资又在路上,再配合上新的领导班子,其前景到底能不能在行业中给人带来“出奇”,《每日财报》将持续关注。

(文/每日财报 王慧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