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光伏银浆龙头”聚和股份,已经过两轮问询,正全力冲刺科创板IPO。在此关键时刻,期有媒体却曝光了其承销商安信证券前高管身陷监管金融反腐风暴之中。

日,中纪委通报了原科创板审核中心副主任操舰被立案调查的信息。通报中提到,曾做过三届主板发审委委员,后担任科创板审核中心副主任的操舰因严重违纪违法,被立案审查调查,并被开除党籍和公职。

通报中明确提到,“操舰与监管服务对象结成小圈子,经常接受宴请、大肆收受礼品礼金......特别是在设立科创板并试点注册制后仍然不收敛、不收手,质严重,影响恶劣。”

几个月前,2021年9月,安信证券分管投行业务的副总裁秦冲离职,曾经引起舆论的广泛关注。有媒体在报道中提及,秦冲的离职或与操舰被调查有关。在最,《21世纪经济报道》的一篇报道更是明确提到,操舰、秦冲等人背后交汇着隐秘的同学同乡关系链。

该报道提及,安信证券所负责的瀚川智能、中信博等公司均以几个月的时间快速完成了IPO上市,顺利得出奇。

时下,正在全力冲刺IPO的常州聚和新材料股份有限公司(下称“聚和股份”)主承销商也正是安信证券。

2021年6月,聚和股份提交的发行保荐书中提到,当时署名的保荐业务负责人正是秦冲,其保荐代表人也正是中信博IPO的保荐代表人。

中信博、聚和股份的纽带还不止如此,两家公司前十大股东均现身同一位资本玩家——陈耀民。几个月前,陈耀民因为卷入东方日升的内幕交易而被处罚。财新网的报道中提及,安信证券也曾经参与过东方日升IPO、债券发行。

中信博往事,5个月完成IPO

期,中信博因为上市后业绩大变脸,引发媒体质疑公司上市前数据是否有水分,矛头直指“中信博如愿登陆科创板,有没有受到操舰的‘照顾’”。

此前的媒体报道中提到,2021年6月,操舰与他的复旦同学秦冲,都在48岁的年纪一起失联了。根据公开资料,操舰本科毕业于同济大学,后考取复旦大学并于2005年获得博士学位。秦冲毕业于芝加哥大学商学院EMBA,复旦大学管理学院金融工程硕士。

秦冲失联时正是安信证券分管投行业务的副总裁。此前他在光大证券任融资并购部总经理,2016年曾率部众20人“转会”安信证券,开始分管投行业务。

不久之后,中纪委就通报操舰被查,开除党籍和公职。

 

招股书显示,聚和股份成立于2015年8月,主要生产太阳能电池用正面银浆。

聚和股份原系天合光能关联企业,因天合光能上市后要解决关联交易,而渐渐独立发展。经过三年高速发展后,2020年,公司正面银浆产品销量达500.73吨、销售收入超过25亿元,市场占有率一举超过帝科股份,冲上了国产厂商第一位、全行业第二位。

图片

可以看出,银浆加工环节在产业链上下游的话语权较弱,经营资金占用较大,议价能力低。公司收入的大头要支付给上游乎垄断的银粉生产企业,各期生产成本中,银粉采购占比均超过97%,因此毛利率很低。公司主要向DOWA采购银粉,采购额占报告期各期银粉采购总额比例均超过九成。

 

而下游客户集中度也较高,2020年,公司前五大客户销售收入占当期营业收入的比例为64.81%。第一大客户通威太阳能占销售比例超过37%。因此,不仅提价难,账期也长。

此次IPO能否如愿完成,将会直接影响到聚和股份的命运。招股书显示,此次募资用途除了投建新的银浆生产项目和技术中心项目之外,还将用于补充流动资金。众所周知,科创板IPO的一大好处,正是可以大比例将募集资金用于补充流动资金。

陈耀民的光伏资本局

中信博、东方日升、聚和股份背后,同时出现了一个共同的重要股东——上海科升总经理陈耀民。

据聚和股份的表述,其业绩的快速成长与其聚焦“大客户”的销售策略不无关系。聚和股份的大客户包括了通威太阳能、东方日升、天合光能等太阳能电池片行业头部企业。

2018年,聚和股份开始进入东方日升供应体系。同年,原主要客户天合光能拟在 A 股上市,为保持其业务独立、减少与公司的关联交易,天合光能不再采购公司银浆产品,东方日升接替成为聚和股份第一大客户。

2018年年内,聚和股份对东方日升销售额为5294.40万元,占当年营收的24.31%。两年,东方日升仍然为公司第二大客户。

东方日升成为聚和股份摆脱天合光能关联交易包袱的关键客户。

聚和股份与东方日升之间,有一个共同的资本纽带——上海科升总经理陈耀民。公开资料可见,陈耀民曾系东方日升最早的投资人之一。

2010年,东方日升IPO,陈耀民控制的上海科升是其主要股东之一,上市前持股3.14%。

2018年11月,陈耀民通过受让有则科技224万股股份,成为聚和股份股东,持股比例4.48%。随后,几次增资受让后,2019年6月,陈耀民合计持股增至979.05万股,持股比例15.66%,由此成为聚和股份第二大股东。

值得注意的是,2019和2020年度,聚和股份多次向包括陈海东、陈耀民在内的多个关联方拆借资金,其中,向陈耀民拆借资金最多,两年分别拆借资金1003.59万、3012.74万。

值得关注的是,陈耀民曾参与东方日升内幕交易案。2021年6月15日,浙江证监局官网公布行政处罚决定书显示,陈耀民内幕交易东方日升股票,不仅亏损了140万元,还被监管机构处以罚款60万元。

处罚决定书显示,2018年东方日升曾着手一项收购事宜。在内幕信息敏感期内,陈耀民多次与相关内幕人员通话并买入东方日升的股票。中国证监会浙江监管局对此进行了立案调查、审理,认定陈耀民的行为构成了内幕交易。

此外,在中信博IPO上市时,陈耀民就已是该公司的重要股东,发行前持股4.14%。

东方日升、中信博以及聚和股份,从光伏组件到光伏支架,再到光伏正银,10年时间,陈耀民织就了一个光伏产业资本大局。聚和股份和东方日升,作为上下游关联企业,在业务拓展方面有着相当大的便利。

而如今的关键看点在于,在其主承销商陷入金融反腐风暴之后,这家正银速成冠军聚和股份,是否还能如愿完成IPO,成就陈耀民的第三家光伏资本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