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合规问题年内二收央行罚单,又被多位用户反映存在恶意扣款,新生支付在商户管理上暗藏隐忧。11月16日,有读者向北京商报记者反映,在“天使优品”等台寻求贷款,仅填写了各种资料、绑定银行卡后,一输入绑卡验证码,就被扣了数百元甚至千元不等的“服务费”“会员费”,而新生支付则承担着支付通道的角色。为何给恶意扣款提供支付通道?对此新生支付未给出明确答复。

已在联系用户退款

“我当时填写了身份信息,绑定了银行卡,就被扣款了,弄得我一脸懵……”来自江苏的张力(化名)向北京商报记者讲述了他期的一次贷款经历。他告诉北京商报记者,今年10月底从朋友口中得知了一个名为“天使优品”的贷款台,但仅仅填写了身份资料,绑定银行卡后,就被该台接连扣去了268元、298元,扣款台为新生支付。

“本来下载‘天使优品’是为了借款,结果刚填完资料提交后手机就收到扣款消息,钱没有借到反而被无缘无故扣款。”张力告诉北京商报记者,被扣款的并不只有他一个,和他一起下载软件的朋友也被扣了数百元,扣款支付公司同样为新生支付。

北京商报记者注意到,类似张力这样的案例并不少见,根据黑猫投诉台显示的情况来看,已有上千个关于“天使优品”贷款不成且恶意扣款的案例,此外,除了“天使优品”台外,新生支付还被用户反映为“西瓜秒下”App恶意扣款提供支付通道,套路也如出一辙。用户反映称,“当时注册时,根本没有说要扣费,注册之后还被提示卡里要保证有余额,但一绑定银行卡就被自动扣费,也没有相关提示”……

对于多位用户反映的恶意扣款情况,北京商报记者向新生支付方面采访求证,但截至发稿未收到后者回应。不过,此后记者从张力口中得知,新生支付已经在联系受害用户将退回恶意扣款。

在业内资深分析人士看来,贷款台强制扣取用户服务费侵害了金融消费者的知情权与选择权,有涉嫌诈骗之嫌。而作为持牌支付机构的新生支付,卷入恶意扣款风波,也表明持牌机构对商户的风控存有漏洞。

博通分析金融行业资深分析师王蓬博指出,支付通道的管理是支付公司风控中特别重要的一环,需要对整体的资金流和信息流进行持续监控,包括资金流动的每一个环节,特别是选择正规的合作商户。

北京市中闻律师事务所律师李亚则提到,未经提示强制扣取用户费用,涉嫌侵犯消费者的知情权和公交易权。倘若既无放贷资质也无放贷意图,则扣除用户费用涉嫌构成诈骗等刑事犯罪;而作为支付机构,则涉嫌为非法业务提供支付通道,一旦查实或将面临行政处罚。

年内被“二罚”

北京商报记者注意到,除了卷入恶意扣款风波外,就在日,新生支付因将资金结算至商户非同名账户、违规向不符合条件的特约商户提供“T+0”结算,再一次收到了央行海口中心支行的24万元行政处罚。

而这也是新生支付的年内“二罚”。就在今年8月,新生支付成都分公司也因与身份不明的客户进行交易或者为客户开立匿名账户、假名账户,被央行成都分行罚款864万元。时任新生支付公司总经理蔡青对前述违法违规行为负有责任,也被处以3万元罚款。

针对年内的多次被罚及整改情况,北京商报记者同样向新生支付求证采访,但截至发稿未收到回应。

新生支付此类商户管理问题已是旧疾。除了今年多次被罚外,2019年新生支付也因未严格落实实名审核要求、商户后续管理情况不规范、网络支付接口监测不到位、未按规定设置收单资金结算账户等行为,被央行海口中心支行警告并罚没13万元。

对于多次被罚事件,王蓬博指出,这说明该公司在商户管理和合规系统搭建上还有待完善,包括对旗下服务商的管理需要继续加强,存在这类问题最可能的原因还是由于追求利润空间而在管理上不到位所致,特别是对于服务商的管理。

“新生支付历史上多次被罚,特别是期连续被罚,都与其客户调查(KYC)工作不力有关,对商户端的风险把控出现严重问题,导致支付运行过程中的资金安全和信息安全风险。”中南财经政法大学数字经济研究院高级研究员金天指出。

珍惜牌照加强合规建设

官网显示,新生支付是海航非航空资产管理事业部旗下第三方支付台,于2008年初成立,注册资金1亿元。其于2011年5月成功获得《支付业务许可证》,并于2016年8月续展成功,2017年入股网联成为网联初始股东。目前,新生支付的业务类型为互联网支付、银行卡收单(浙江省、江苏省、海南省、福建省、四川省)、预付卡发行与受理(全国)。

在业内看来,作为老牌支付公司之一的新生支付,在支付牌照上有其优势,后续关键是要严格把好商户和台的审核关,在日常交易过程中严格按照规定做到对客户身份的有效识别,尤其是在产品设计和产品对接时,要秉承保护消费者权益的思路,严格审核好商户情况。

正如金天所说,“新生支付要珍惜牌照价值,加强合规建设,保证在股权变动过程中的稳经营”。

王蓬博则进一步提出,“新生支付急需解决的还有如何盈利的问题,有好的业务方向肯定会对合规更加在意,在选择合作伙伴的过程中就有更多话语权”。

在王蓬博看来,后续新生支付还是要在客户拓展以及自身业务转型上下功夫,毕竟第三方支付牌照还是比较稀缺的,新生支付作为老牌支付公司,相对同类的SAAS服务商还是比较有优势的,比如在企业数字化转型方向,或者数字人民收单方向,都是现在能够看到的比较好的途径。“当然,做好合规一定是前提。”王蓬博强调。

(北京商报记者刘四红)